原创]李新魁教授遗藏图书概况
               

                  陈景熙

 2003年12月11日下午,笔者查检了存放于番禺锦绣花园的已故著名音韵学家李新魁先生的一万多册藏书(包括了古籍版本、新旧版图书、手稿抄本三类,以下简称“李氏遗藏”)。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新旧版图书 
  近数十年间出版的新旧版图书是李氏遗藏中的主体。基本上是有关传统国学的排头学科——“小学”(即传统语言学,含音韵、文字、训诂三大分支学科)的学术著作;特别是音韵学(又称“汉语历史语音学”)方面的著作,尤其系统、全面。这部分图书在整体上构成了一个传统语言学、音韵学的特藏。 


古籍版本、手稿抄本 

 李氏遗藏中有二十左右种版刻古籍,十余种稿本抄本。这部分书籍中,按学术价值、文物价值、经济标准价值等标准综合衡量,可分为以下五个层次: 

一、 清代著名学者陈澧《切韵考》原始稿本。 
  李氏遗藏中,据说包括了海内孤本《韵镜》(具体版本不明),不过该书在此次查检中并未经眼。经眼李氏遗藏中,价值最高的当推《切韵考》原稿。 
陈澧(1810——1882),字兰甫,广东番禺人。清代后期著名学者,也是有清一代广东籍学者中学术成就最高、名气最著者。国子监学录,为学海堂学长数十年。至老,为菊坡书院山长。赏五品卿衔。著作有《切韵考》等十多种。 
《切韵考》是陈澧的代表作,也是音韵学中古音研究的扛鼎之作,近代名人梁启超曾誉称:“专门研究古代切韵,当以吾乡陈兰甫先生《切韵考》为绝作。” 今人叶宝奎《汉语语音史研究的回顾与反思》(载《人民日报》2001年07月28日第六版)也评价说:“清儒崇尚古音,排斥今音,未能有意识地进行语音史的研究。而自清末陈澧《切韵考》起,特别是高本汉学说传入之后,中古音的研究大盛,同时也带动了语音史的研究。” 
李氏珍藏的《切韵考》手稿(李氏在该书包装纸上拟题为“陈澧《切韵考》原稿残卷”),系由陈澧研读《切韵》时随手批注的笺条编辑托裱而成,笺条上除正面墨书考释、背面以千字文墨书编号外,尚有陈澧随后以朱笔酌改及重新编号的笔迹。全书共三百四十十五笺,装订为六十九页,一百三十八面。 
版本学所谓的“稿本”,包括了著作原稿与付印前的誊清稿本二种。相比之下,著作稿本的学术价值更大。而李氏所藏的《切韵考》稿本,就是这部音韵学名著的举世无双的原始稿本。因此,该书无疑是一部价值无法估量的孤本、善本。 
作为一代大儒,陈澧不仅是一位学界泰斗,也是一位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陈氏虽是乾隆年间之后的人物,但其书法作品则是被国家文物局列入《“1795至1949年间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鉴定标准》中,属限制出境文物中的“精品和各时期代表作品不准出境者”。李氏所藏的《切韵考》稿本,作为陈澧手泽的墨迹书册,其文物价值可以想见。 

二、著名音韵学家方孝岳、李新魁师生手稿 
  李新魁先生是1949年之后国内一流的音韵学家。其业师,已故中山大学教授方孝岳先生则是一位自民国年间即蜚声学界的在音韵学、古代文论等方面造诣不凡的著名学者。中山大学陈炜湛教授最近在为中文系新入学硕士、博士研究生所作的一次讲演中就指出:“名校、名系之‘名’,因有名师。就中大中文系而言,先后在此执教之名师有鲁迅、郭沫若、胡小石、王力、容庚、商承祚、王起、方孝岳等等。”(陈炜湛《与研究生谈治学》,载《中山大学校报》第30期,2002年12月27日出版) 
李氏遗藏中,除《切韵考》稿本以外的其他稿本抄本,题署明确的稿本有: 
1方孝岳《广韵韵图阅读须知》(1962年); 
2李新魁著《诗经韵脚字》,一厚册; 
3李新魁编《汉语历史语音学研究资料》,全三卷,装订为三厚册。 
这三种稿本中,李氏的二书均系其未刊学术著作。 
在版本学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2002年10月28日)、《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中,著名学者的稿本,特别是未刊稿本,具有殊胜的价值,通常被列为善本,视作重点保护的文物。李氏遗藏中的方李师生稿本,即属此类。 

三、下善本一等的古籍版本。 
  李氏遗藏的图书中,尚有部分古籍虽不属善本,但在版本学上却仅逊于善本,个中有的在学术研究上也具有相当重要的价值。这方面的古籍凡二类。 
其一,名人批注本。 
1(清)刘鼎梅撰《韵学入门》,嘉庆八年(1803)澹宁斋刊,刻本,全上下二卷,装订为二册。该书的旧书衣上有民国卅五年郭子直题识,重装书衣上有郭子直签赠李新魁的墨迹。郭子直,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语言学家。 
2《宋本说文解字韵谱》,同治三年(1864)吴县冯桂芬缩摹篆文上版,刻本,全十卷二册,棉纸本,纸墨、刻印均颇精良。该书的目录页天头上有李新魁批注。 
3(清)时庸劢撰《(听古庐声学十书之二)声说》,光绪十八年(1892)河南星使行台刊,刻本。该书的书名页上有李新魁批注。 
4《覆宋本重修广韵》,1936年涵芬楼覆印古逸丛书仿宋本,部分页面天地有李新魁批注。 
其二,精刻精印本。 
1(清)张维屏辑《经字异同》,刻本,二十六卷,装为四册,天地阔绰,正文字大如钱。书名页佚,疑系光绪五年(1879)清泉精舍刊本。 
2(清)莎彝尊著《硃注正音咀华》,咸丰三年(1853)聚文堂刊,刻本,全上下二册。朱墨套印,纸墨精良。这种古籍即版本学中所谓的“朱墨本”,目前商业价值较高。 
3(清)莎彝尊著《正音切韵指掌》,咸丰十年(1860) 麈谈轩刊,刻本,全一册。纸墨精良。书名页及内文部分文字有满文对照,在古籍中颇为少见。 

四、抄写者、著作者不明的稿本抄本 
李氏遗藏中还有一些抄写者、著作者不明的墨书稿本抄本: 
1《说文读若》一册; 
2《汉书地理志音》一册; 
3《汉书音》一册; 
4《江永古韵标准》抄本一册; 
5《歙江晋三先生入声表》抄本一册; 
6(清)吴江沅伯兰著《说文解字音韵表》抄本四册; 
7《偏旁考》一册; 
8(清)孙星衍辑《仓颉篇》抄本一册。 
以上8种,其抄写或著作者目前尚不清楚,可能是方、李师生,也可能是李新魁先生的其他师友。这部分的写本,特别是其中的稿本,以后一旦被考定为方、李或其他著名语言学家的手迹,则其价值与本报告第三类等同。 

五、普通版刻古籍 
此外,李氏遗藏中还有一些语言学类的线装古籍,其中较重要的有: 
1(清)戴震《声类表》,嘉庆十四年(1809)年刊,刻本,卷一至卷九,装订为二册,缺卷十。 
2《新纂五方元音全书》,道光二十年(1840)敬文堂刊,刻本,全上下二卷,装为二册。 
3《尔雅义疏》,同治四年(1865),刻本,七册。 
4《唐写本切韵残卷》,辛酉年(1921)王国维石印本,全一册。 
5(清)任大椿《字林考逸》,刻本,卷一至卷六装订为二册,附录一册,缺卷七八。书名页佚,疑系光绪十六年(1890)江苏书局刊本。 
6(魏)李登撰 (清)马国翰辑《声类》,重刻玉函山房辑佚书五百九十四种,光绪十年(1884)楚南湘远堂刊,刻本,全一册。 


2003年12月13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