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的《木鸡集序》   陈嘉顺

 笔者偶然的机会淘到了一本宋代著名政治家、文学家文天祥所书《木鸡集序》拓片,经装裱一新,作品重现光彩,使一代名臣的书风劲节,跃然如见。 
   文天祥(1236——1283)字履善,又字宋端,自号文山,谥号信国公,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南宋末年政治家、文学家。1256年中状元,历任湖南提刑,知赣州。1275年,元兵南侵,他捐家产起兵抗元,次年,任右丞相,后兵败被俘,被囚禁大都狱中三年,终以不屈被害。诗、文、词均有成就,诗最突出。诗作早年受江湖派影响,多平庸之作。被拘后文风发生变化,所作诗、词、散文多不拘字句声调,大气磅礴,直抒胸臆,反映了宋亡之际的动乱社会现实,也是诗人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气节的真实写照,或激昂奋发,或悲凉沉痛,读之感人。诗《过零丁洋》、《正气歌》,文《指南录后序》都广为传颂,后人辑有《文山先生全集》。 
  《木鸡集序》在文天祥殉国后,即被后人刻为碑版,原件为藏家所珍,曾被皇室收藏,乾隆、嘉庆等帝王均盖有鉴赏之印,现收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系馆藏一级藏品。笔者得到的此件拓片高近一尺,长约三尺半,墨色高古,拓工精良,字口清淅,非近时制作,不失为一件精品。 
  《木鸡集序》的全文如下:三百五篇,优柔而笃厚。选出焉,故极其平易而极不易。学予尝读诗,以选求之。如曰:“驾言陟崔嵬,我马何虺聩。我姑酌金缶,维以不永怀。”如曰:“自子之东方,我首如飞蓬。岂无膏舆沐,为谁作春容。“诗非选也,而诗未尝不选。以此见选,实出于诗者。从魏而下,多作五言耳。故尝谓,学选而以选为门,则选吾祖宗。以诗求选,则吾视选为兄弟之国,予言之而莫予信也。一日,吉水张疆宗甫,以《木鸡集》示予,何其酷似选也。从宗甫道予素,宗甫欣然。便有平视曹、刘、沈、谢、意。思三百五篇,家有其书。子归而求之,所谓吾道东矣。咸淳癸酉,长至里友人文天祥书于楚观。 
  咸淳癸酉即公元1273年,时文天祥37岁,正当壮年,精力充沛,书写此件时,一气呵成,潇洒从容。汕头著名书画家蔡仰颜先生在欣赏完《木鸡集序》后,欣然题跋曰:“弘一法师尝诫人云,应使文艺以人传,不可以文传,世典也云,士先器识而后文艺。据考,吾先贤文信国公天祥传世之作仅此一帧,经后代传承镌刻,所得拓片尚能显示原墨迹之神韵。此件结体谨严,笔致隽逸,风骨照人,高风亮节,浩然正气,溢于毫楮,人品书品,堪为后世楷模,承继者必引以为范焉。” (陈嘉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