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藝雙攜》序 池田大作


池田大作

尊敬的"國學大師"饒宗頤先生刊行新書畫集《學藝雙攜》,謹獻小文,以?慶賀。 

非常榮幸,我訪問香港,曾幾度有機會向饒宗頤先生請安。 

經常聽香港朋友提及饒先生譽滿世界的大名,我很早就滿懷敬仰。拙著《我的釋尊觀》出版中文版時,饒先生揮毫題字,並賜以意味無窮的序文,這番厚意是我難忘的人生之寶。 

"學藝雙攜",展開人的"睿智"與"創造性"雙翼,?翔世界,簡直是生命的極致,大概無出饒宗頤先生其右者。 

這部書畫集也實?一例,表明饒宗頤先生在山水、人物、花鳥畫及書法方面是當代首屈一指的大家。 

幽玄而豁達,精緻而雄大,典雅而澄明,融通而自在。饒先生描繪的美妙世界,墨?淋漓,呈現一個悠遠的宇宙。 

我尤?驚歎不已的是,饒宗頤先生在探求古今東西的萬般學藝的同時,博覽世界,廣交名士,並認真教育青年,在不懈的精神鬥爭中磨礪了高潔的人格,馥郁馨逸。 

儒學、道學、佛學、目錄學、考古學、敦煌學、音律、書法、繪畫、甲骨學、金石學、楚辭學、詞學、語言學、地理學、翻譯學、宗教史、地方史、東南亞史、中外交通史、比較文化史、文學批評史、音樂史、繪畫史、書法史,等等。饒先生通曉的學問實在是多姿多彩,而且,在哪個領域都達到頂峰。正因如此,在先生那明鏡般澄澈的境地,宇宙的森羅萬象放射輝映著多彩的寶光。 

"如餓鬼見恒河之?火,人見之?水,天人見作甘露,水雖?一,隨果報所見各異。"這是佛法所闡釋的境界論。 

先生還是卓越的詩人和音樂家,彈奏古琴的優雅姿態不就是一幅美麗的名畫嗎? 

饒宗頤先生像巍然屹立在人類歷史上的"智慧顛峰",越仰望越高高聳立。先生又是悠然容納人類和自然的一切營?的泰然不動的"文化大海" ,越眺望越深遠,無限慈愛地接受、包容萬物。 

我曾聽說,支撐饒宗頤先生蓬勃的創造生涯的,其一是"求闕"的精神。 

"求闕",和蘇格拉底的"無知之知"相仿,憑這種謙虛、活潑、卓拔的求道精神,饒先生直至八十五歲的今天,時時在開拓學問和藝術的新天地。 

先生高亢地宣稱:"藝術的生命在於無窮的探求"。並且把"發現自我"、"瞭解自我"作?學問、藝術的宗旨,不斷地探索自己,律己,提高自己。 

如今,如何徹底結束"戰爭世紀",迎來堅固的"和平世紀" ,人類盼望著一條明確無誤的道路。 

我認为,關鍵之一是"律己之心" 。今後的人類應該以饒宗頤先生?鑒,讓先生"律己"的偉大楷模光芒四射。v 同時,饒宗頤先生的崇高的人生足?是新世紀人類教育的榜樣--培養"學藝雙攜"的人材,兼備"睿智"和"創造性"、"文化性"、"藝術性",貢獻于和平。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饒宗頤先生日日生動體現著人類之終極的"德",是精神的聖哲。作为一個從心裏愛戴饒先生的人,我要用一句誓言結束這篇小文,那就是一定把先生偉大的創造與和平精神傳承給下一代。 


 
 
关闭窗口